2015-06-10

长江白Kopi茶铺, Ipoh

大馬人都非常清楚白咖啡源自怡保,而怡保舊街場更是白咖啡的發源地,舊街場中的每家茶餐室都有自己的一套祖傳秘方,沖泡出香濃順滑的白咖啡。在舊街場,最有名的“白咖啡”茶餐室就有三家老字號,他們就是南香、新源隆及新源豐。據說,南香就是白咖啡的誕生地,由吳氏研發而成。

忘了從何時起,市面出現越來越多的白咖啡品牌,不同顏色、不同包裝、不同口味皆應有盡有。其中有一個深藍色包裝的長江白咖啡也突然冒起,並自稱是白咖啡的創始人,大膽挑戰南香白咖啡的地位。如今,是誰是非已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每一家茶室或品牌都應該保持最佳品質的態度,才能在百家爭鳴之中脫穎而出。

雖說白咖啡是馬來西亞特產。然而,真正能夠說出白咖啡特點的大馬人應該不多。與意式的white coffee不同;怡保白咖啡並非指白色的咖啡,而是採用Liberica、Arabica和Robusta咖啡豆,以中輕度烘培出低苦酸味、低咖啡因含量、色澤柔和偏黃的咖啡。訣竅是在烘焙的過程當中,加入了少量的人造奶油(即是本地人俗稱的白蘭他)、糖和鹽。

最初聽到長江白咖啡這個名號的時候,還天真地以為它是一家中國企業。真相是:長江白咖啡誕生於怡保大和園的長江茶室,並由茶室東主江先生一手研發出來的咖啡口味。長江的江恰好就是茶室東主的姓氏,而長江也可寓意為源遠流長、薪火相傳。如今,長江白咖啡傳到了第二代傳人,除了將祖業企業化之外,還開設了一家獨特的茶舖,名叫“长江白Kopi茶铺”。又因长江白Kopi茶铺剛好開設在Jalan Windsor、門牌7號的房子,即成為了最名過其實的“長江7號”。

您知道嗎? 其實,在臺北也有好幾家長江白咖啡,據説老闆也是馬來西亞人。開設在敦化南路1段的第一家店,取名為“長江一號店”;在市民大道4段的旗艦店則取名為“長江二號店”,以此類推。店裏賣的都是典型南洋華人風味的美食。

儘管长江白Kopi茶铺遠離怡保的舊街場,可是專程到訪的“客官”也不少。不熟悉怡保路線的外地人,只要依循著Jalan Raja Dr. Nazrin Shah的路徑,找到怡保市內最具代表性的Impiana Hotel,就能找到長江茶舖的正確位置。

長江茶舖是由一棟老舊的獨立洋房裝修而成。與舊街場的老茶室比較起來,這一棟老房子顯得更有活力一些。洋房的款式保留了華人新村洋房的模樣,富有一種老家的味道。籬笆前的小山坡把大馬路的繁忙隔開,僅留下一片寧靜;洋房前的一大塊空地像是小孩子玩耍的地方,寬闊的可以擠下好幾輛車。門前的木鞦韆或許是回憶童年的最好游戲。洋房前院的某個角落,設置了一個小小的時光走廊:陳舊的木門上懸挂郡望牌換上了“長江咖啡”的牌匾;推開木門走入村屋,看見的都是破舊的炒咖啡機——一個是炒黑咖啡的,另一個是炒白咖啡的。

除了白墻重新粉刷以外,茶鋪内基本保留了老房子的原貌。碎石地磚、百葉窗、粉綠色鐵椅、雲石圓桌、木凳子、陳年舊照、三輪車、破餅罐、洗手間的水缸……各種老舊的家具以及復古的裝飾,讓房子里充滿了懷舊感。房子的客廳與飯廳擺滿了餐桌椅;偏廳變成了白咖啡專賣店;右邊的睡房則是一間間獨立廂房,不開門看個究竟,也不能確定房裏是不是真的有客人在裏面坐著。

就如前面所説的,怡保的白咖啡幾乎隨處都能喝到。不過,舊街場的每一家茶餐室幾乎都有自己的一套祖傳秘方,各有各的忠實粉絲。长江白Kopi茶铺使用的是自家出產的長江咖啡粉沖泡白咖啡,與一般3合1包裝沖泡出來的白咖啡味道當然有些不同。忘了是在哪個網頁或報刊看到有人提起長江白咖啡帶有一點奇特的中葯味,讓人滿心期待。也不清楚自己的味蕾是否已經不敏感,所以壓根兒就喝不出中葯味,反而只聞到了濃濃的炭香味,順滑的口感中不帶任何一點澀澀的感覺,還可以在喉間品嘗到甘甜。

除了可以喝到白咖啡以外,长江白Kopi茶铺還有售賣其他名字古怪又很有特色的飲料,如“嘜仔茶”、“黃河交界”等等。长江白Kopi茶铺另外也有售賣“長江茶室”的雲吞面、金絲面、家鄉團、家鄉湯麵/飯、蛋治,以及最經典的Kopitiam組合:蒸麵包、烤麵包、生熟蛋。這裏的每一道菜肴都基本忠於傳統的古老風味,體現出南洋人情味。

 長江白Kopi茶鋪 Chang Jiang White Coffee
No. 7, Jalan Windsor, Ipoh.

 “长江白Kopi茶铺”這個店名充滿了本土語言的文化色彩,
口語化的店名很容易記起來。

 長江茶舖是由一棟老舊的獨立洋房裝修而成,
其款式保留了華人新村里新式房屋的模樣,營造出老家的味道。
倘若不留意茶鋪大招牌的話,會誤以爲自己來到某個親戚的家

我行我素的长江白Kopi茶铺,
遠離白咖啡茶室林立的怡保舊街場。
盡管如此,專程驅車到茶鋪的“客官”依然很多。
不熟悉路綫的外地人可沿著Jalan Raja Dr. Nazrin Shah的路徑,
或以Impiana Hotel爲目標,即能發現到Jalan Windsor這條小路。

长江白Kopi茶铺裏就像一家古董店,古董到處可見。
碎花單人座沙發椅、仿製花瓶、復古電話、復古臺燈、屏等等,
讓人一踏入茶鋪時,洋溢著舊時代的復古情懷。

連接大廳與房間的狹長走道,兩面墻上挂著黑白照片,
就像走在記憶的時光走廊。

海南人經營Kopitiam的歷史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紀20年代。
Kopitiam除了是吃喝的場所以外,也是左鄰右里談家事國事的地方。

咖啡店裏的雲石桌子、地面瓷磚、家私等等,
通常都會一成不變,大致都會維持在原來那個樣子。

老房子右邊是一排房間,約有3至4個房間。
有時候房門掩蓋著,無法確認房裏是否有人。
如果硬是把房門打開,
然後房裏的人都在注視著自己,場面會很尷尬一下。

長江茶鋪的最左邊是一個“雜貨店”,
專賣長江的商品如白咖啡、可可粉、檸檬茶等等。


桌子上的擺設品,其模仿程度高、很逼真。

破舊的三輪車以及腳踏車,具有歷史感的元素,
因此常常會被用做復古咖啡館的裝飾。

长江白Kopi茶铺的Menu是一張張被繩索
捆綁起來的黃皮紙,充滿視覺效果。

“Kopitiam”是南洋獨有的飲食文化。
Kopi = 黑咖啡+煉奶+白糖;
Kopi O = 黑咖啡+白糖 (走奶)
Kopi O Kosong = 黑咖啡 (走糖、走奶)
Teh C = 紅茶+淡奶+白糖
Teh C Beng = Teh C+冰

香港茶餐廳有“鴛鴦”,
长江白Kopi茶铺則由“黃河交界”,多了一種創意。

家鄉湯是一款很普通的家常菜,
以蔥頭仔和雞肉燉熬,喝到的是一種家的味道。

嘜仔茶 / 嘜仔茶 C / 嘜仔茶 C 'Kosong'
(熱)  MYR 4.20 / (冷) MYR 4.50

 “嘜仔茶”其實就是我們熟悉的TEH C,
而長江茶鋪的版本則是'Kaw Kaw Teh C',
味道更Kaw (香濃)一些。

 Hallo Coco (熱) MYR 4.20

  Hallo Coco,顧名思義,就是可可飲料,
也就是我們統稱的'Milo'

 長江白咖啡 White Coffee
(熱) MYR 4.20 / (冷) MYR 4.50

怡保白咖啡幾乎隨處都有。不過,
在舊街場的每一家茶餐室,
幾乎都有自己的一套祖傳秘方,因而口味也有些差別。

在长江白Kopi茶铺喝到的白咖啡,
使用自家出產的白咖啡粉沖泡的,口感柔順細滑。

雖喝不出長江白咖啡裏的“中葯味”,
不過在那濃濃的碳香味之後,會有一種甘甜留在喉間。

 家鄉團 Hometown Ball MYR 4.90

 長江茶鋪自創的家鄉團,外表看起來就像Chicken Popcorn。
外皮炸得金黃香脆,
内陷卻依然保留了肉汁,非常好吃。
肉丸般形狀小巧玲瓏,很方便入口。

 家鄉雲吞麵 MYR 7.90

雖然雲吞皮裏包著的祇有雞肉,
但雲吞依然保持了潤滑的口感,
幼細的面條爽滑而富有彈性,
味道不比老茶室的云吞面差,
隱約之中,還能吃到古早味。

 金絲麵 MYR 8.90

金絲面使用的麵條同樣是全蛋麵條,
只是搭配的食物換成了滷雞腳、滷蛋及滷豆腐。

鹵汁很適合配面,也很下飯,
其鹹度剛好,其中豆腐鹵得比想象中入味。

 蛋治 MYR 5.90

烤得酥脆的白麵包,抹上了一層人造奶油,多了一股香氣。

Kopitiam通常都會把整顆雞蛋放在碟子上,
客人則自行敲開蛋敲,然後倒在碟子上吃。
裝在鋼杯的生熟蛋其實還蠻少見的。
生熟蛋雖然是再普通不過的坊間美食,它卻很考功夫:
對時間的掌控,往往可以決定生熟蛋的好與坏。

 蒸麵包 (加央/牛油) MYR 4.90

用竹籠裝著蒸麵包,賣相變得更好看了。
长江白Kopi茶铺的蒸麵包鬆軟,不會有黏糊糊的感覺。
一籠蒸白麵包,要比一盤Nasi Lemak來得更健康、更有滋味。

吃完早餐就到屋子前院的村屋走走、看看、拍拍照,
是許多到訪长江白Kopi茶铺的客人必做的活動。

殘舊不堪的木板屋成了最佳的立體背景,
在自然的光線下,拍出的每一張照片基本都讓人滿意。

木板屋内放置了各種炒咖啡工具,
這一個看起來很笨重的機器,其實就是用來炒白咖啡的。
世界上的很多東西都是越舊越有味道的。